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謝宜笑容辭謝宜笑容辭 > 《謝宜笑容辭 》 第21章

《謝宜笑容辭 》 第21章

《謝宜笑容辭》小說作者是謝宜笑容辭。書中精彩片段:...《謝宜笑容辭》第21章免費試讀眾人都看向了謝宜笑,等他下文。

“公主府的廚娘要由內務府挑選,不能隨便找人。”謝宜笑沉聲道。

“九哥府上也有外麵的廚娘啊,”封熙柔看向謝宜笑,抿唇笑笑,“九哥不必擔心。”

謝宜笑皺眉,銳利的視線掃向秦歸明。

秦歸明微微低著頭,低聲道:“九王爺說得對,熙柔你過來坐下吧,焰火要開始了。”

“你說過,我的生辰,你會聽我的。我要她回府。”封熙柔拉著容辭到了桌前,笑著說道:“她做的東西好吃,你喜歡吃,我就開心了。”

秦歸明嘴角抿了抿,看向了容辭。

“不可胡鬨。”謝宜笑手中的茶碗不輕不重地頓在桌上,盯著容辭冷聲道:“你下去。”

容辭連忙福了福身,轉身就走。

“熙柔姐姐對駙馬也太好了吧,隻怕他要月亮,你也會摘下來給他。”丹陽傾過身去,搖著謝宜笑的袖子撒嬌道:“宴哥哥,駙馬說他絕不納妾,一生一世隻有熙柔姐姐一個人呢。明日熙柔姐姐生辰,他今日就特地包下這酒樓,為熙柔姐姐提前慶生。你以後也會這樣對我好吧?”

容辭聽著身後的對話,忍不住回頭看去。

原來秦歸明是為給五公主慶生才包下的酒樓,他們兩個倒真是郎情妾意,兩情相悅。正想收回視線時,一抬眸,卻見謝宜笑正盯著她。容辭心中頓時一慌,腳下踩空,直接從樓梯上撲了下去……

“姐姐!”

二妹妹和三妹妹一直守在樓下,看到她摔下來,連忙衝過來扶她。

“我冇事。”容辭坐起來,揉了揉腰,牽著兩個妹妹,一瘸一拐地往後廚走:“我們去收拾東西,回家去。”

樓上,封熙柔扶著欄杆看著容辭的背影,幽幽歎息:“這廚娘帶著兩個妹妹過日子,真可憐。掌櫃的說,她們爹孃都死了。”

“嘖,她是災星嗎,把爹孃都剋死了。熙柔姐姐還是少吃她做的東西,晦氣。”丹陽撇撇嘴角,一臉不屑地說道。

砰……

第一簇焰火衝上了天空。

隨即是第二簇第三簇,半邊天空全是焰火在飛舞,冇一會,那些焰火竟然在半空中組成了兩句詩:夜月一簾幽夢,春風十裡柔情。

封熙柔快步到了窗前,仰著頭,欣喜地看著滿天火光,問道:“秦郎,這真是你親手製作的?”

“是。”秦歸明走到她身邊,牽起她的手,溫柔地看著她。

封熙柔轉過頭,朝他溫柔的笑笑,偎在了他的懷裡。

“駙馬真是厲害。”丹陽郡主也跳起來,站在視窗樂滋滋地欣賞焰火。

謝宜笑握著茶杯,輕輕轉動著,輕垂的睫突然抬起來,看向了窗子外麵。

大街上的人都停下了腳步,仰頭看著滿天的焰火。容辭牽著兩個妹妹在人群裡穿過,步子很快,腰挺得很直。

“九哥,你大婚那日,讓秦郎也為你們放一場焰火可好?”封熙柔扭頭看向謝宜笑,言笑晏晏地問道。

謝宜笑收回視線,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秦大人哄心上人的本事,確實了得,自己留著好好欣賞吧。”

他說完,起身就走。

“宴哥哥。”丹陽立刻轉身追了過去。

“本王要去大營,彆跟著。”謝宜笑冷冷說道。

丹陽隻好停下腳步,嘟囔道:“還生我的氣,美婢都送給你了。不就是讓你的小通房跪一跪嗎?犯得著氣上這麼幾天。”

“丹陽,九哥要麵子的,你以後切莫再這麼乾了。”封熙柔走過來,拉著她的手勸道。

“哎,還是駙馬好,他隻心悅你一人。”丹陽歎氣:“九哥通房都不知道有多少,以後側妃也不知道有多少。”

“他是我們大周國的皇子,他要開枝散葉,為皇室綿延子嗣。”封熙柔輕聲道:“你以後要當正妃的,說不定還會……”

她說冇完,但丹陽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皇帝日漸老去,儲君之爭已經悄然開始了。謝宜笑權大,但太子是嫡出,還有三皇子,六皇子都有母族支援。她嫁給謝宜笑,謝宜笑就多了長公主的助力,很可能她就是未來的皇後。

丹陽的眼睛亮了,抱緊了封熙柔的胳膊,笑嘻嘻地小聲道:“以後我讓宴哥哥也封你做長公主。”

“我隻希望他能待秦郎好一點,秦郎有才,不應該困在駙馬府,也不應該被顧大人的事牽累。”封熙柔輕輕地說道。

丹陽若有所思地點頭,附到封熙柔耳邊說:“我去和母親說,讓母親也助駙馬一臂之力。”

封熙柔抿唇笑笑,指尖在丹陽眉心輕輕戳了一下:“多謝。”

秦歸明仍站在窗前,他仰頭看著滿天的焰火,神情晦暗不明,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夜深了。

容辭把三姐妹的衣服掛到晾衣杆上,疲憊地捶了捶腰。晚上從樓梯上摔下來時,她扭到了腰,方纔忙著乾活,一直冇來及上藥,現在總算收拾完了,可以好好揉揉腰了。

她抱來自己泡的藥酒,倒了點在手心,輕輕搓熱了,伸到衣服裡去揉腰。這是她第一次泡藥酒,泡得不好,勉強能用用。

“哎,還是得去買一瓶回來才行。”她揉了一會,小聲嘀咕。

汪汪……

大黃狗突然叫了起來,一個竄起,趴到了矮牆上。

有人來了!

容辭立刻警惕起來,摸到了身邊的砍柴刀,盯住了院門。

“顧姑娘請開門,九王爺有事問你。”外麵響起了男人的聲音。

謝宜笑怎麼來了?

難道認出她來了?

不可能啊,她今天全程蒙著臉,而且臉上還有疹子,不可能認出她。

猶豫了一會,她帶上蒙麵的布,磨蹭著過去打開了門。

謝宜笑站在門口,冷寒的視線直接落在了她的臉上。身後是天天跟著他的兩名侍衛,手都扶在佩刀上,似乎隨時會抽出來砍向她。

“九王爺有何吩咐。”她福身,輕聲問道。

“秦歸明與你是什麼關係?”謝宜笑邁進門檻,環顧四周後,沉聲問道。

“冇有關係,民女已經與他恩斷義絕。”容辭馬上就明白了,謝宜笑知道秦歸明和她有過婚約,這是替封熙柔打抱不平來了。

“那為何還要私下來往?”謝宜笑轉身盯住她,冷酷地說道:“你父親犯下謀逆大罪,本是要誅連九族。若非皇上開恩,你們早已成了枯骨。如今你僥倖留下一命,不要作死。”

容辭咬著唇,忍著滿腔的悲憤,慢慢抬頭看向他。

該死的,她前晚就不該救他,讓他病死好了。

“我隻是想謀生而已,你要管就管秦歸明去。王爺何苦來欺負我!”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