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五十年代二婚生活 > 穿越

穿越

-

蘇梅在一片黑暗中睜開了眼,伸手摸索了周邊環境,確認隻有自己一個人後,從空間裡拿出了一個手電筒打開,看到門邊牆上電燈繩,拿著手電筒走過去拉亮了屋裡的電燈泡,屋裡亮起了朦朧的黃色亮光,關掉了手電筒放回空間。

隨著亮起的燈光,蘇梅打量了屋內的擺設,一個一米五左右的半舊紅漆木床靠牆放著,挨著床放著一張破舊三個抽屜的紅漆寫字桌,桌上放著一個藤編的暖水瓶,一個白色的搪瓷杯,床對麵一個紅漆三門立櫃,立櫃旁邊一個半人高的紅漆大木箱子,哦,還有寫字桌紅漆木凳,這是整個屋裡所有傢俱了。

房間不大,也就有個十平方左右,回想了一下原主的記憶,打開立櫃的右邊櫃門,立櫃裡隻有一床六斤厚的棉被,紅色帶花的被麵已經洗的隻剩淺紅了,有些地方還露出淺白,這個時代的染色技術就是這樣,時間長了或洗的多了,就會褪色。這是原主的陪嫁,兩床一米五*兩米被子,另一床是四斤的,在床上放著。

蘇梅伸手在被子裡摸出一把鑰匙,打開旁邊的大木箱子,裡邊是糧食,一小袋十斤左右的大米,米色發黃,和2024年的精米差的很遠,一小袋二十多斤的玉米麪,也不是很細,煮玉米糊糊還行,蒸窩窩頭喇嗓子,一小袋十斤左右灰色的麪粉。一包兩斤多粉條,兩盒餅乾,一袋江米條,一小包水果糖,這是家裡全部的糧食。

蘇梅歎了一口氣,拿起一個餅乾盒打開,裡麵有一堆銀元,數了數,三十四個,一捲紙幣,132塊,全部家產166塊,真他媽的窮啊,還好自己聰明,係統提供的500萬穿越資金讓自己逼著轉變成了這個時期的3000現金,自己的50萬存款讓係統轉換了夠自己生活50年的物資,要不在這個剛建國的1953年,寡婦帶兩娃,有房無工作,真可以死一死了。

打開立櫃的左邊櫃門,原主的半袖上衣兩件,一件白色,一件白底藍色碎花,長袖黑色小西裝領春秋外套一件,一條黑色長褲,另一件黃色長袖黃色立領盤扣布衫,灰色褲子在蘇梅身上穿著,冬天的灰色的棉襖,黑色的棉褲各一件。兩個孩子也是每人各有五件衣服,原主是會過日子的,不過度節省,但也不浪費。

原主丈夫一年前犧牲在援朝戰爭,部隊給了300塊撫卹金,公婆拿走了150塊,兩個孩子和原主就不管了,一年了冇有再聯絡過。

原主是個孤女,父母哥哥姐姐都在戰亂年間被殺害,原主當時在學校念初中,躲在學校鍋爐房煤堆裡逃過一劫,渾身烏漆麻黑,餓了三天解放軍進城才被原主丈夫解救出來,可能最絕望無助的時候遇到原主丈夫,不顧兩人文化生活巨大差異,嫁給了原主丈夫。

結婚後也冇去過遠在千裡之外的鄉下婆家,丈夫犧牲後領撫卹金見了一麵,對冇見過的兩個孫子孫女也冇什麼感情,拿走150塊撫卹金就走了。婆家冇什麼極品,長年戰亂年間的鄉下,活著就已經很艱難了,冇什麼太多的想法,也隻要求把孩子養大,給兒子留個後,清明節上個香,燒的紙,不讓兒子做個孤魂野鬼就行了。

原主家人死後,丈夫幫忙給料理了後事,家裡的一個小院就有原主給繼承了,正房三間,一間廂房,一個廚房,廁所在院外的衚衕,很小的一個院子,也就二分多地。原主丈夫部隊解放這座城市後整個部隊就留在了這裡駐紮,結婚後就在這座小院安了家,結婚後很快懷孕,冇人幫忙也就冇有去找工作,結婚五年也就在懷孕,帶孩子,懷孕,帶孩子中過了下來。

丈夫犧牲後這一年,原主惶恐不安,拘著兩個孩子不敢出門,上廁所都是在院子角落放個木桶,每天早上人多的時候去公共廁所倒掉,再提兩桶水沖洗乾淨提回來,然後趕緊去買菜,買糧食回來後把大門上緊,兩個孩子這一年就冇出過門,原來活波機靈的孩子現在都有些內向和木訥寡言了。

但是冇有辦法,原主才22歲,年輕靚麗,兩個孩子一個5歲,一個三歲,剛建國,外麵還是很亂的,冇有親人幫襯,孤兒寡母,還有一些家底,外麵窺視的一大堆,每天過的都是提心吊膽。因為還有原主丈夫部隊經常過來探望兩個孩子,明麵上暫時還冇有直接欺負原主,但暗地裡給原主說媒,言語暗暗勾搭,調戲的真不少。

三天原主聽說丈夫部隊要換防,要去東北邊境駐守,原主聽到訊息,當時就暈了過去,還是兩個孩子嚇得大哭,鄰居家孩子翻牆過來開門給原主送到了醫院,又幫著給帶兩個孩子,纔不至於兵荒馬亂。原主今天出院後一個人躺在床上越想越驚懼,直接心梗去了,纔有蘇梅穿了過來。

“係統”蘇梅理清所有前因後果和現在所處環境,深深歎了一口氣,輕聲呼喚了一聲。“宿主,你好,因為原主死後,兩個孩子結局太慘,原主不肯投胎轉世,所以地府才選擇你來接手”“為什麼不讓原主回來呢?

孩子還是跟著親媽好一些吧!”

“因為原主回來也改變不了多少,但你不一樣,你做過後媽,而且做的不錯,你喜歡看這些年代的小說,對這個年代有很多的瞭解,兩個孩子是這個身體親生的,你無痛當媽,你又不想生孩子,多好的事,所以原主付出靈魂的代價,請你過來幫忙把兩個孩子養大,你的空間和3000塊錢,幫你購買的物資就是原主付給你報酬”

“物資是我自己的錢買的好不好”蘇梅嗤笑一聲,鄙視的對係統說“但是是我們給你直接兌換的,而且也按照你的要求把空間換成你住的房子,裡麵的設施你都還可以繼續使用,物資也給了保鮮功能”“這些是我在這個年代活下去的基本保證,要不我憑啥來這裡帶孩子吃苦受累”“好了,宿主,你還有什麼要求嗎?冇有的話,我們不會再見了,帶你到這裡,我的任務就完成了”“給我一顆絕孕藥,三個救命藥,其他就冇有啦。

“宿主不想生孩子嗎?”“生個屁生,我在現代都冇有生孩子,跑到這生什麼生,這不是已經有兩個親生的嗎?“好的,宿主,這個身體經過係統調整,已經不會再孕育孩子,也非常健康,不會再生病,再見!”“哎!統!統!”蘇梅連聲呼喚,卻再也冇有任何聲音,昏黃的燈光下,一片寂靜。

在這個1953年的秋夜裡,隻剩下了自己,冇有一個親人,冇有一個熟悉的人,蘇梅臉上一片泥濘。

半個小時後,蘇梅閃身進了空間,熟門熟路的走進衛生間,泡了個熱水澡,頭髮雖然已經發出了酸臭味,但安全起見,也冇敢洗,身上也隻是搓了一澡盆黑水,又沖洗乾淨,連個香皂都冇敢打,刷了牙,用熱毛巾敷了會臉,搓洗乾淨,拿了乾淨的背心,內褲,換下來的扔垃圾桶裡,走到客廳落地鏡前看看原主的長相。

原主北方人,身高貼在鏡子邊卡度量了一下,166,比蘇梅本身高了10公分,洗澡的時候看到的白皙的大長腿,挺翹的小蜜臀,縮到B的小美胸,蘇梅是那那都滿意,這不就是上輩子自己夢寐以求的嗎?大長腿,瘦削的身材,穿衣那那都好看,再看鏡子裡白皙的小圓臉,泛著水霧的大眼睛,淡紅的小翹唇,烏黑的長髮,哦,泛著油光,淩亂的黑長髮,暗暗吐槽了一下,蘇梅又高興了起來,洗一洗,還是黑髮飄飄美少女,嘿嘿,新的人生,年輕了二十歲,美,是一切的開始。

出了空間,天已經矇矇亮了,蘇梅打開門出了房間。走進廂房旁邊的廚房,廚房不大,也就5個平方,青磚壘的灶台,一口十印大鐵鍋,一個掉紅漆的三層廚架,一張木製的廚台,放著挺大的一個木案板,一把菜刀,廚架上放著兩個油罐,一個半罐的豬油,一個半罐的清油,記憶裡應該是菜籽油,大概都有個一斤多。藤框裡有6個雞蛋,半罐粗鹽,半瓶醬油,半瓶醋。這就是廚房裡全部家當,還有一個煤爐子,因為煤球不好買,原主都是讓人送材來燒,煤球就攢著到冬天做飯取暖。

回房打開木箱取了一碗麪粉和半碗玉米麪,去院子裡薅了兩顆蔥,洗淨切碎後用水加兩個雞蛋把麪粉攪拌成糊,再倒入蔥花和粗鹽攪拌均勻。取來木材和木絮點火把鐵鍋燒熱,蘇梅雖然冇用過這種燒材大鐵鍋,但看了那麼多美食視頻,本身又是個好研究美食搗鼓的,仔細摸索著也就會了。

用小火把大鐵鍋慢慢燒熱,用油勺在快鍋底處轉圈淋了一層薄油,用勺子盛起一勺麪糊,快速轉圈到進鍋裡,用勺子底攤平,起泡翻麵,兩麵金黃出鍋,一盆麪糊攤了五張雞蛋餅,也不刷鍋,直接倒水,水開倒進半碗玉米麪,大火燒開後轉小火慢熬,牆邊鹹菜罈子裡撈出一個鹹菜疙瘩,切成細絲後放盆裡用水泡上,蘇梅站在鍋邊用勺子慢慢攪著鍋裡的玉米麪粥,小火慢熬半個小時後,把火熄滅,餘溫再熬會,粥更黏乎好吃,還省材火。鹹菜絲淘洗兩遍攛乾水分,放點醋,辣椒油一拌。很是下飯,辣椒油不辣,隻是香,兩個孩子也能吃。

敲了敲正房右邊的門“安安,珍珍,起床吃飯了,媽媽進來了哦”蘇梅推開門,走到床邊揉了揉兩個小傢夥的,摸到一手的頭油,尷尬的笑了笑,在被子上擦了擦手,掀開被子,先把床邊的哥哥叫醒“安安,自己穿衣服起床,媽媽做好吃的了哦,媽媽給妹妹穿衣服。”

兩個孩子睜開眼睛,又揉了揉,再睜開眼,直接撲了上來“媽媽,媽媽,我好想你,哇哇的哭了起來”。“冇事,冇事,媽媽好了,以後再也不會生病了,快把眼淚擦擦,有好吃的哦!”把兩個孩子哄好不哭,穿好衣服,洗完臉,梳好頭髮坐到飯桌前,已經是20分鐘後了。蘇梅摸了摸臉上的汗,深吸一口氣,小崽子們,都是小魔星。

吃完飯,天都大亮了,院子外麪人生鼎沸,刷完鍋碗瓢盆,,大鐵鍋裡燒滿水,開始打掃廚房,房間,堂屋,院內衛生,去公共廁所到完便桶,刷洗乾淨。

鍋裡的水也燒開了,把兩個小崽子重頭到腳刷洗乾淨,將頭髮用乾毛巾擦到半乾(原主的洗簌用品和孩子的毛巾蘇梅已經用空間裡新白毛巾換了)。

讓兩個孩子在院子裡玩,蘇梅去廚房用空間裡偷渡出來的熱水好好洗乾淨頭髮,係統提前告知是50年代,洗髮水是皂角的,也不怕被彆人聞到味道發現,在這個年代,一切小心無大錯。

然後拆了原主和孩子的被子,床單枕巾,放大木盆裡打上肥皂剛泡上,門就被敲響了“蘇妹子,在家嗎,我是你張嫂子”“張嫂子”蘇梅記憶裡想想,也就部隊原主丈夫的上司張團長的老婆經常代表部隊來看兩個孩子,是部隊的婦聯主任。

“嫂子,我和孩子都在家,快進來”打開院子的大門,蘇梅笑著和門口女人打招呼,“嫂子怎麼來了,部隊不是要換防嗎?嫂子不忙嗎?邊說邊將人迎進堂屋,拿回屋拿來暖水壺,用堂屋桌上的搪瓷杯給倒上一杯溫水,“嫂子,先喝口水,溫的,不燙”把水杯遞到桌對麵女人手上。“哎呦,蘇妹子你太客氣了,說實話,我吃過早飯就趕緊往你這裡趕,還真有點渴了。”

張嫂子邊喝水邊四處打量,看到乾淨的房間,院地,兩個乾乾淨淨的孩子,泡著一大盆的衣物,對麵坐著年輕白淨漂亮的蘇梅,邊不住的點頭。

這是有事?看著對麵張嫂子的動作表情,蘇梅暗暗心裡嘀咕。對麵張嫂子大概三十五六歲,齊耳短髮,微黃的麪皮,瘦削長臉,麵容溫和帶笑,中等身材一米六左右,穿著一身半舊的黃色軍裝,戴著黃色軍帽,很是英姿颯爽的一個女軍人。

“蘇妹子,部隊是要換防了,要換防到東北邊境,離這裡有兩千多裡,部隊領導讓我來問問,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是部隊給你安排個工作,還是跟部隊一起走。”蘇梅心裡一咯噔,“跟部隊一起走,李二柱已經犧牲了,我和孩子還能跟部隊一起走嗎?”

張嫂子笑到:“蘇妹子,李二柱同誌犧牲了,你和孩子是不能跟著部隊一起走,但是你在部隊裡再找一個可以隨軍的同誌,不就可以和我們一起走了。

“再找一個,嫂子為什麼這麼說。”蘇梅大吃一驚,心裡想著還能這樣,開國際玩笑吧。張嫂子歎了一口氣,苦笑到:“蘇妹子,實話和你說吧,部隊也是考慮到你和孩子以後的安全和生活,李二柱同誌已經犧牲了一年,部隊換防後,你和孩子在這裡無親無故的,你還這麼年輕漂亮,兩個孩子還那麼小,部隊在這邊駐紮,我們經常過來警告周邊,還能給予你們一定的安寧生活。

但我們走了以後呢,嫂子我也是真擔心你們啊!部隊領導們呢,也是很關心你們,部隊呢,也很是有一些大齡光棍和鰥夫,換防到邊境後,怕是更難解決個人問題了,所以呢,我就來問問你,看看你的意思。”

“嫂子,讓你和部隊領導擔心了,你們考慮的也確實是實際情況,部隊這邊給介紹的人什麼情況,主要是鰥夫的,我帶兩個孩子,還是二婚,就不考慮單身未婚的了。”

“妹子願意,”張嫂子大笑起來,“好,好好,這太好了,我給你說,有兩個鰥夫帶孩子的,一個是孫政委,愛人生病去世帶兩個女娃,今年三十了,一個是韓旅長,愛人是護士在援朝戰爭中犧牲,帶著三個孩子,大的是兩個兒子,一個八歲,一個和安安都是五歲,小的是個女娃,也和珍珍同歲,今年三十二了,比你大10歲,你看你看中哪個?”

“嫂子,還能讓我挑領導們啊!這不合適吧”“這有什麼不合適的,你這麼年輕漂亮,嫁給誰誰不得高興壞了”“行,那就韓旅長吧,隻要韓旅長冇有意見,我就和部隊一起走”“為什麼不選孫政委呢,他帶著的是兩個女娃,”張嫂子很是疑惑,她還以為肯定是選孫政委呢?蘇梅暗歎一口氣,這就是時代的不同,選孫政委嫁過去能生了個兒子就能站穩腳跟,但是為什麼要再生呢,我自己有孩子好不好。

“因為韓旅長有兩個兒子,閨女也有了,我也有兒有女的,不想再生了,隻想好好把孩子養大”“行,我回去和韓旅長說說,行的話這兩天過來把事定了,趕緊收拾好,到時間一起走。”“你趕緊忙吧,我就趕緊把事辦好”張嫂子邊說邊抬腳往院門口走,“嫂子,急啥,都中午頭了,在家裡吃了午飯再走,”“不了,不了,我得趕緊回去,老張和幾個孩子還等著我還去做飯呢”“那行,嫂子路上注意安全,回頭和張團長,嫂子,孩子們,我們一起吃個飯,”“不和你客氣了,我先走了,回頭一起。”

送走張嫂子,關好院子大門,蘇梅趕緊把盆裡的床單,被單,枕巾洗好,投洗乾淨,看日頭太曬,把孩子攆回堂屋去玩,趁機一盆衣物放空間洗衣機甩乾,搭在院內晾衣杆上伸展拉平晾曬。

又趕緊去廚房做飯,蒸了一小盆米飯,用空間裡的普通米,炒了一個青菜和大蔥雞蛋,伺候兩個孩子吃完睡午覺,蘇梅才錘了錘痠疼的腰,回房躺在床上,長出了一口氣,媽呀!累死老孃了,以後的生活一眼望到頭,不由得兩眼發黑,隻想死回現代去,看書的時候穿越的女主們天天吃香喝辣的,家務不是有婆婆,孃家媽,再不就是有男主,保姆,想想自己,半天就要累死了,不敢想,想想就想死回去。

至於再嫁隨軍去東北邊境,張嫂子不過來提,自己都想去部隊毛遂自薦了好不好,22歲的青春年少,憑什麼要守寡熬著自己,安全又冇有保障,現在是困難時期,過幾年三年大災荒,過後又是□□,哪裡最安全,部隊啊!為什麼選韓旅長,位高權重啊!以後親身上戰場前線的時候也少,自己再當寡婦機率也會再減少,工資待遇也高,兒女雙全不用自己再生,前妻死了也不會再有牽扯,各方麵都合自己的設想。

至於韓旅長本人長相,身高,品德,自己記憶裡是見過一麵的,高高瘦瘦的,挺白的,具體長相好像還不錯,再說品德,這個時期的軍人都是經曆過血色生死的,閉著眼睛選都能比現代的好太多了。都這樣好的條件,還要什麼自行車,趕緊的,勇敢的上吧!再加上自己空間裡的物資,他有錢,我有糧,養著幾個小崽子,完全實現自己不用工作,黑睡大明起,躺平的人生不需要理由,美啊,想著想著,蘇梅又高興了起來,往好的方麵想,也是可以再活一活的。

接下來,就等張嫂子的回話了,希望韓旅長不要關鍵時刻掉鏈子。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