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天上掉下來個神仙 > 第3章 強盜

第3章 強盜

玄沂,不知道走了多久,終於在山下看見了,一戶農家,快步的跑了過去,老人家這是什麼地方,你這有吃的嗎,說完老人家,走進茅草屋內,拿出煮熟的地瓜,拿給了玄沂,年輕人,這裡是梁國,看你這一身的裝扮,是個道士嗎,玄沂點了點頭,狠狠的吃了一口,邊吃邊說道,和師兄比劍,從天上掉下來的,老者微微的笑者,道長說笑了,我真的冇說笑,我真的是從天上掉下來的,玄沂邊說邊吃著,不信你可以看啊,我真的冇有騙你啊,老者說道,天上掉下來的那是仙,我不是仙,可我是修仙的啊,不信你看,玄沂剛想用法術,展示一番卻被老者,攔了下來說道,那就算是吧,請問老者,這附近可有集市,老者思索了一番回答道,離這不遠,有一個悅來鎮,不過要走,五六十裡,老丈這個給您,老者,推搡道,您就拿這吧說完玄沂告彆了老者,往山下走去,救命救命玄沂聽見呼喊聲,一個箭步跑了過去,隻見一隊人馬衝上前來欲行不軌隻是,隻見女子淩亂的衣衫,被人圍在了中間,玄沂,蹲下身子,看了會,這是在做什麼,姑娘,你什麼要喊救命,難道是他們幾個欺負你嗎,其中一人說道,你是何人,我是何人,我是玄沂,你又是何人,其中一人舉著刀說道小道士,你是真不懂,還是裝不懂,原來你們是強盜啊,玄沂站起身來,插著腰,說道放開那姑娘哈哈哈,小道長不要多管閒事,免得命喪於此,冇辦法你道爺我,天生愛多管閒事,隻見其中一落腮鬍子的人,拿起刀變向玄沂砍去,其他人也蜂擁而上,向著玄沂砍去,玄沂抽取寶劍,手指掐決說道,乾字障眼法飛,說完便帶著那女子,飛出了好幾裡遠姑娘,你且在這等這我去去便回,多謝道長相救,不用謝我,我隻是路過而己,我相信換個人來此也會相救的,說罷玄沂,便飛身過去,乾字障眼法開,你這妖道,施的什麼妖法,冇什麼妖法,隻是小小的障眼法而己,這回要給你們點教訓 ,看善行咒,知行合一,善法天地,心存善意......便知善行,良知未泯,知善合一說完幾人便疼痛難忍,如萬針穿心,般的痛了起來,一個個慌亂的丟掉下了手中的武器,疼的在地上打滾,快速的磕起了頭,個個臉色煞白,哭著喊著小爺饒命,小爺饒命,我們在也不乾了,小的們在也不敢了,什麼小爺,我是道爺,記住了嗎,小的記住了,你剛纔不是還說我這是妖法嗎,你看是不是,小的剛纔隻是胡言亂語,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小的一命吧,好說好說,記住我的話以後,隻要你們多做善事,身上的善言咒便不會發作,如果讓我知道,你們做了惡事,身上的善言咒,便會發做,如萬針穿心般的疼痛,而且每日子時還會發作,多謝道爺繞命,小的以後在也不敢了,還不快走,不然我在給你們,種個多行不義咒,看你們以後還敢不敢在做惡懲惡揚善的感覺太好了,看來以後還要多做善事,哈哈哈,我玄沂,真是太聰明瞭,善言咒,太好用了,以後還要多多發展,姑娘冇事了,你出來吧,多謝道長救命隻恩,小事一樁,額,鋤強扶弱是我輩應儘隻事,姑娘不必多謝,你家在那用不用我送你回家,我家離這很近,喔,那就是不用了,好吧我還用趕路那,道長我不是這個意思,額,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還有要事在身,那就就此告彆吧,說完玄沂,如陣風般飛走了,消失的無影無蹤,隻留下那女子,一人在原地黃昏時分玄沂終於趕到了,悅來鎮,看著小鎮的燈火通明,街上的行人,吵吵鬨鬨,共同描繪出小鎮的熱鬨與繁華,玄沂走在大街上,感受著不一樣的氛圍,與人群的氣息,這是他從來未有過的感覺,人間的感覺真好這是什麼,怎麼還一串一串的,玄沂,順手拿了一串,糖葫蘆三文一串客官您要幾串,一串就夠了,可我冇有錢啊,什麼這麼香,玄沂,快步的走了過去,包子,好香的包子啊,店家,這包子什麼餡的,這麼香,客官您好,驢肉餡包子,三文錢一個,好,那給我來兩個,說完玄沂,拿著便走,哎哎等等,乾嘛,客官,您似乎忘了點兒什麼事,玄沂想了想,打量了周身上下,冇忘啊,客官一看您就是外地人,包子三文錢一個,兩個包子六文錢,錢是什麼,客官您說笑了,你說的是哪圓圓的小銅片麼,挨就是這個,原來這東西叫錢啊,我冇有用什麼東西可以付,店家為難的剛要說道,呐這個給你吧,能抵兩個包子嗎,說罷玄沂,從寶葫蘆裡,掏出兩個金黃的銅塊,這個可以嗎,店家兩眼冒金光的看著兩塊金子,說道金子,是金子,可以可以,您把我這攤兒買下來都可以,店家不好意思的收了一塊兒金子,用牙使勁咬了幾下,提醒到,客官,您要住店的話還可以用它,玄沂哦了一聲知道了玄沂吃著包子,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欣賞著,悅來鎮,的景色,不知不覺間天己經黑了,找了個客棧便住了下來,夜晚,玄沂,靜息打座了會,便呼呼的睡了下去,悅來鎮的夜晚特彆的靜,窗外下起了朦朧朧的細雨,風兒吹動樹梢,葉子沙沙的響,時而有幾聲公雞的打鳴聲響起當清晨的第一縷朝霞,,明媚的透過窗外,灑進,玄沂的臉上,為人們驅趕走了,昨夜的微風細雨,清新的空氣,帶來了嶄新的一天,明媚的陽光,開始變得漸漸刺眼了起來街上的行人與趕路的,人家也漸漸多了起來玄沂站在房頂,深深的吸了口空氣,玄沂用金塊換了些散碎的銀兩和銅錢,又多付了幾天的房租玄沂走在大街上,看著人們和善的麵龐,打了幾聲招呼,點了幾個小菜便吃了起來,玄沂也漸漸的適應了人間的生活了,時不時的還會與人打鬨幾番,這樣的生活真是太愜意了,真想永遠這樣,這那是什麼磨練,我太愛人間了夜深人靜,寂靜高深,皎潔的月光,一些黑影突然的出現,它吸收著月的精華,吐納著月光的寂靜,一襲人馬的出現,打破了這黑夜的寧靜,人們從驚嚇中醒來,又一隊一隊的人馬從黑夜裡走來,每個人都舉著火把蒙著麵,腰胯長刀,人們開始亂喊亂叫著,來人啊,救命啊,搶錢啦,周圍西處燈火通明,接著小鎮的人們開始從慌亂中醒來一個個不跪在地上不停的哭喊著饒命,玄沂,從吵鬨中醒來,走了出來,看著一個個跪,在地上不停哭喊的村民們,走了過來,怎麼回事,冇人迴應,一旁的店小二說的,道長快跪下,跪下,跪下乾什麼,彆說那嗎多了,您跪下就是了,要我跪下,憑什麼,玄沂說罷,提起劍便說道,你們是什麼人,來這做什麼,一旁騎馬的人說道,戲謔的說道,道長您看咱像乾什麼的,說罷便對這一個村民,砍了上去,把錢交出來,不然殺了你,玄沂說道,你敢,好啊試試,一刀便將那農戶給殺死了,道長您現在知道,咱是乾啥子的了吧,一旁臉上有道疤痕的男子說道,咱隻求財,不傷人性命,這隻是一個意外,乖乖的吧錢交出來,保證你們什麼事都冇有,我們也不是見人就殺的人玄沂震驚的說道,你殺人啊,你什麼要殺他,你說為什麼,道長勸你乖乖的,不然,玄沂說道,為什麼要殺他,難道人命在你們這裡就這麼的不值錢嗎,道士你是瘋了嗎,還提他們說話,你自己都快,性命不保,還有心情管彆人,一旁的村民早己呆住了,紛紛掏出了自己的錢財玄沂說道,原來人間強盜這麼多,好啊,那我要是不給那,你能怎麼辦,道士乖乖的把錢交出來,小爺就當什麼事都冇有發生過,好啊,錢就在這,你自己過來拿吧,完了可就冇這個幾會了,呦嗬,小道士,看來有點本事啊,敢這麼對我們哥幾個說話,上一次敢這麼對,我們說話的人己經是很久的時候了道士,你真的很不幸運,遇見了我們幾個,乖乖的什麼事都冇有,不然下場跟他一樣,玄沂說道,我到要試試,看來又要見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