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全本小說 > 道醫之上即為天醫 > 第5章 靈魂

第5章 靈魂

“今天給你上重要的一課,就是靈魂。

我們做這行難免和這些東西打交道,你說說看,你對這些所謂的靈魂是什麼印象?”

老頭示意我坐下慢慢聊“我從小到大都怕那玩意。

我每次想起來都毛骨悚然,而且心裡毛毛的,後背發涼。”

我打量著西周,因為在山上老頭關閉了手電,蹭著月光西周,反而不比平時開電燈黑。

“這東西你不用怕,拜了祖師爺門下之後,他自然不敢動你。

我們做這行,難免會和這些打交道。

他們找你自然是有事讓你幫忙解決問題,至於你會不會去解決,這是你的問題。”

老頭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站了起來把手背在了後邊,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

“今天就和你講講吧,現在你還冇有眼通,所以看不到這些。

很正常,如果你看的到,你就會發現他們基本上還維持著去世那一刻的麵容,這種是新東西(怕涉及到某些問題,所以把飄用東西代替,各位見諒)。

時間越來越久了嘞,變成了老東西。

他們就會變成生前的模樣,就不會那麼嚇人了。”

老頭抽了一口旱菸又繼續講道。

“人在陽間有陽壽,東西在陰間有陰壽。

陽壽儘了就要去地府報道,陰壽儘了就要去投胎轉世。

像那些飄忽不定,好像是一團霧的東西,那就是快投胎轉世的。”

“師父,我聽起來還是好害怕啊,有什麼辦法不怕嗎?”

我抽了鼻子,把鼻涕往回吸。

夜晚的山裡還是有點冷,加上週圍各種蟲鳴鳥叫,各種千奇百怪的聲音,讓我覺得格外滲人。

師傅轉頭對我笑了笑,“害怕是很正常的,師傅剛剛入這行的時候我也怕。

時間久了,也就不怕了。

不是一個世界的,害不了你,基本上都不敢隨便擾亂陽間正常秩序,陰差也不是吃素的。”

然後抽了一口旱菸又繼續說道。

“去世之後成為這些東西,大多都是靈智未開。

都和小朋友一樣,貪玩,調皮搗蛋,大多數不會困擾人太久,基本上都會自己走開。

如果不是這一行的,碰到的難纏的機率全世界可能都不超過百分之一二。

所以不必顧慮太多,基本上都是討個開心就自己離開了。”

老頭說完就一隻手拿著旱菸,一隻手背在後邊大步悠哉的往前走,我還以為老頭要把我丟在這,趕緊跟在後麵。

跟著老頭大概又走了三五分鐘,走到了一個墓碑前麵。

老頭隨手從挎包拿出來了一個草埔,放在地上,又出了一個臉盆。

然後又又又拿出了一遝紙錢,然後又又又又拿出了一堆香,以及一個裝滿米的碗。

“wokao,真的假的。”

我伸手就要把老頭的包奪來看看,裡麵到底有什麼。

老頭故作神秘嘿嘿一笑,小戲法不值一提,然後打開挎包給我看。

因為黑漆漆的我也看不到裡麵的奧秘,我伸手去摸,包裡空空如也,什麼也冇有。

“師父,這到底是啥,咋回事。”

這對我的三觀來說是巨大的影響。

我不死心,把挎包從他身上拿下來。

確實裡麵什麼也冇有,那個拿出來的盆,比他揹包還寬。

而且我出門的時候有注意到這個揹包,裡麵可不是鼓鼓喃喃,是扁扁平平的能有啥東西啊。

老頭故作神秘的摸了摸我的頭,然後眼睛眯起來笑嘻嘻的和我說。

“想學啊,我教你啊,這叫奇門遁甲中的法術,叫隔空取物。

世間萬物都要遵守能量守恒,你彆看我拿點紙錢,盆,草埔,香,這些都是不值錢的東西。

千萬彆想著用來斂財,不然可有大禍等著你呢!

彆人家要是丟了鍋碗瓢盆不要緊,丟了錢可是大事。”

師傅語重心長的和我說“君子憂道不憂貧。”

“師父我想學!!!”

我拉著師傅的衣袖,就差點給他跪下來了。

“有機會再說吧,你現在的心性還不適合學。”

老頭擺了擺手,就冇再提這個事情了,我也識趣的不再問了。

這時我纔有心思看清墓碑,上頭赫然寫著摯友徐xx之墓(為了不妨忌諱人名我就不寫了)。

師傅讓我跪坐在草埔上,然後和我說,這是你師伯,是一個非常好的人。

但是他這一生都在追求數術,從而泄露了太多天機。

身體體落多病,因此還冇五十就仙去了。

然後師傅就拿起了一遝紙錢開始燒,然後給我分了一點,一起燒。

“因為你師伯,從來都不算道門弟子。

隻學數術,對法從來不感興趣,所以並冇有在道觀裡設立靈牌。

但是你是我新收下的弟子,祖師爺看完,也得帶給師伯看看。”

隨後師傅把剩下的紙錢都給了我,站起身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從挎包裡掏出了一瓶白酒和兩個杯子然後給師伯和自己一人倒了一杯。

師傅喝了一杯,然後另外一杯撒在了地上。

“文懷,你曾告訴我,順則為人,逆則為仙,你呀你,就是鑽死衚衕裡太久了。”

師傅感慨萬千,和師伯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來。

師傅感慨完後,酒也所剩無幾,燒的紙錢也漸漸燒完了,慢慢熄滅了。

我有點好奇的問老頭。

“ 為什麼仙去了也得燒紙錢呢?

難道下麵也得用錢嗎?”

“其實在下麵和上麵冇什麼區彆,一樣也得是花錢,上班,亦或者自由自在,當然額外收入就是上麵的親人緬懷多燒點紙錢,當然燒錢也是有講究的。”

老頭咂吧嘴,有點意猶未儘的感覺隨後又說道。

“下頭也是有錢莊的,也就是銀行,取錢都要去銀行取錢。

我們陽上人燒的錢都是存到銀行裡,需要他們自己去取,像我們在墳旁邊的,就叫點對點的燒,那這個包裹就可以送到,不過大部分會有損耗,因為周圍的東西太多,會搶著周圍散落的一大部分錢,可惜我不知你師伯的生辰八字,你師伯也不願意說,也有可能早就料到又此劫,所以從不願意彆人看他八字。”

師傅又感慨了起來我有點好奇,催促著師傅繼續講下去“還有一種方式,就是派遣兵馬,陰差,上表的方式,需要填上,陽上人姓名,陽上人詳細地址,陰下人姓名,陰下人離世時間,以及陰下人埋葬的地方,然後根據這些,把錢安全的送到銀行。

然後就由陰下人自己覈對資訊去銀行去取。

這種除了要付兵馬錢,陰兵錢以外,基本上冇有額外的損耗,所以是最省時省力的。”

師傅從倚靠的石頭上站了起來,拍了拍手掌,然後把剩餘的東西全部收回來挎包裡。

“道遠且路險,君子莫嫌難。

若能道法深,祖師自顯靈。”

老頭朝著我揮了揮手,示意我跟上,然後哼著小曲在前帶路,莫約十幾分鐘就回到了道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